欢迎来到四房播客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meizuspain.com。四房播客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陈军是市房管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房管局作为参公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虽然享受公务员待遇,但是编制却和公务员没有

已经做了老婆的,看了不要脸红!

王二蛋去镇上办事的时候,叮嘱我晚上去他的家里捉奸。

原本我没有当作一回事,两口子吵架在桃花沟里是常有的事,可是当天晚上我路过王二蛋的家门口时,突然发现他家里还亮着灯光,心里一惊,难道他的婆娘真的耐不住寂寞,王二蛋前脚刚走,他婆娘孙桂香当天晚上就偷人了?

“嘿嘿,有名堂!”

我顿时兴奋起来,蹑手蹑脚走到王二蛋的家门前,用白天他交给我的钥匙悄悄地打开了院门,轻轻地溜了进去。

王二蛋不是想要证据吗?这次我就让他小小地满足一下!我心里想着,很快就来到孙桂香的窗户低下,探出头来往里面瞧去。

“嘿咻嘿咻!”

房间里面传来一阵暧昧的声响,两个衣衫凌乱的男女此刻正在床上激战着,那粗俗的浪叫声从房间里传来,令我的全身为之一震!

“他娘的,果然干起来了!”我心里暗暗思忖着,眼睛瞧着床上的男人,咦!怎么越看越那么熟悉?

那男人,本来是背对着我,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他换了一个姿势,恰巧抬起头来,整个面部暴露在我的面前。

胖胖的脸,嘴唇上一撮小毛非常显眼,这不是村长老汪又是谁?

“我去,不是说自己有事要办吗?原来跑到孙桂香家里偷情来了!可怜我那秋菊婶子,还以为村长大人工作繁忙呢!”

我眼睛眨了眨,懒得去想那么多了,连忙从衣袋里掏出我那破手机,趴在窗口,“咔嚓”一声把村长和孙桂香两人发浪的镜头拍了下来。

房间光线暗淡,从窗户到床边的距离幸好不算太远,拍出来的照片稍稍有些模糊,但却可以清晰地看到是哪两个人?

连续拍了大约五六张,可以了!王二蛋有了这些铁证,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接下来,我却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继续趴在窗口,偷看里面的精彩表演。

不是有人说过,姜还是老的辣吗?村长老汪的实战经验,比起我这个刚懂人事的小伙子来说,那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老汪趴在孙桂香的身上一阵疯狂之后,觉得不过瘾,接着从床上跳下来,一掌击在孙桂香的屁股上,孙桂香妖娆一笑,乖乖地跪在床上,把个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

老汪嘴里嘿嘿笑着,立即挥枪跃马,轻车熟路地贴在孙桂香的后面。

一阵更加销魂的浪声此起彼伏。

我去,还有这样的?老汪真的太会玩女人了!

我看得双眼发直,心里也腾地升起一股火焰。可是我选择的角度不对,再加上老汪的身材,那肥得像头笨猪,几乎把孙桂香的整个身子都遮住了!我好想看看此时孙桂香那荡妇的表情,却无法如愿!

我悄悄地挪动了一下位置,想换到另一个窗口看个仔细,谁曾想我脚下恰好有只小猫,一脚下去,居然踩到了小猫的尾巴!

“咪呜!”小猫发出一声惨叫,迅速窜到院子里的花盆上,带动花盆一起掉了下来。

原本寂静的小院子发出一声清晰的碎裂声音。

“是谁?”老汪马上停止了动作,孙桂香也吓得一哆嗦,从床上坐起身子,这时就发现窗外的人影。

“真倒霉,居然让他们发现了?”我嘴里哝咕了一句,不敢犹豫,转身就朝院子外面跑去。

刚跑到门口,我拍了拍脑门:“我去,我这是干什么啊?弄得老子好像在偷人似的!跑什么跑?难道他们还敢出来抓我不成?”

弄明白这个道理,我便站在院门口,看看老汪他们是否有这个胆子出来。

才一会儿,老汪神色慌张地跑了出来,上衣还没来得及扣上,裤子上的拉链也忘了拉,闷着头就往院子外面跑,见我正好站在门口,蓦地呆住了。

不过村长毕竟是村长,他很快稳住了心神,眼睛盯着我看了一会,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我:“是铁柱呀,你咋就跑到孙桂香的家里来了?想做小偷吗?这里没你的事,快点回去,让人看见了可不好!”

我眼睛瞧向别的地方,心里却在悄悄嘀咕,老汪还真牛,偷个人居然还理直气壮。

老汪轻轻地咳了咳,终于言归正传:“铁柱你老实说,刚才趴在窗口上,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呵呵,你说呢?我能看到什么?”

“嗨!铁柱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好处不学?歪门邪道就学会了?”老汪气得直吹胡须,“你嫂子刘寡妇就不好好管教你吗?这事如果抖露出去,将来你还怎么娶媳妇?”

我咧嘴一笑,对老汪的话置之不理。

“不过,”老汪话锋一转,立即换了一种语气对我温和地说,“臭小子,今晚的事情你最好别声张,否则,到时真的娶不来媳妇,可别怪我老汪没有警告你!”

我去,真不亏是桃花沟的村长!不过,我又不是五六岁的小孩,他说得再厉害也吓不着我。

刚才在窗户边被这对偷情的男女弄得我心里火烧火燎的,如今又听到老汪这种软中带硬的语气,我不打火气就冲上来了,我指着老汪的鼻子怒道:“老村长,你牛!用这种方式就想封住老子的嘴?没门!信不信明天我就把这事说出去?让桃花沟所有的村民都知道,你老汪偷了王二蛋的婆娘!”

老汪被我说得心里发毛,站在那里一时愣住了。

在老汪的眼里,他还把我当作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以为随便糊弄两句,这事就算过了!可没想到我大义凛然,心理素质非常好,根本没把他的狗屁话放在眼里。

院子里,老汪沉默了好一会,终于,他又想到了一条妙计,脸上慢慢恢复了笑容,对我说:“铁柱呀,其实你小子蛮机灵的,在我老汪的心中,早就认定你是我家的准女婿了!今晚这事你如果说了出去,那今后,你还怎么与汪燕来往?汪燕在人前,还有面子做人么?”

老汪的这句话,倒是真的有点效果,一想起老汪的女儿汪燕,我还真的郁闷起来。

老汪继续笑眯眯地说:“铁柱呀,你和汪燕的事,我就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她老爸出了这样的事,你有没有想过将来汪燕心里的感受?你想让她记恨你一辈子吗?”

我被老汪这些话弄得懵懵地站在那里,心里十分矛盾,眼前果真浮起汪燕那双无辜的眼睛。

 

老汪见我犹豫了,当下心里大喜,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我的软肋,心里也就宽松下来,他紧紧地盯着我,想给我制造些微妙的心理压力。

我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摆脱不了汪燕给我带来的阴影,后退一步,嘴里恨恨地道:“村长,我真的替汪燕不值,她怎么就有个你这样的爹?”

我摇了摇头,想想还是不甘心,走了两步又折回来。

“啊?你怎么又回来了?”老汪疑惑地看着我。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双眼炯炯有神,盯着老汪说道,“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否则,我还是会说出去!”

“答应你什么事?你说吧?”老汪无可奈何,盯着我问。

“很简单,帮我的嫂子也弄个村干部做做,我亲眼看到你们这些村干部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我也想让我的嫂子尝尝做村干部的滋味,否则,我心里就是不痛快!”

“呵呵,我还以为啥事呢?”老汪一听,脸上立即笑开了花,对我点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

“行!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眉毛一扬,对着老汪晃了晃我手里的手机,说,“看仔细点,这可是证据,如果你没有兑现你的诺言,我就把它洗出来,交到村民手里去!”

老汪这一下吓得面如土色,他作梦都没想到,我居然还留有证据。

原本老汪是打着如意算盘,只要今天晚上把我糊弄过去,到了明天,他就一口咬定他什么事都没干!没有证据,这在桃花沟里向来都是无疾而终!如今看见我手里竟然拿着一个手机,这一下,他知道麻烦来了。

老汪悲愤地瞪着我,那样子恨不得立即灭了我。

“汪村长,你继续,我就不再打扰你了!不过,孙桂香那婆娘可是浪惯了的,你上了年纪,可别被她折磨坏了!”我笑眯眯地说着,转身就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次捉奸,我没想到居然捉到了村长!想想收获不少!我原本只想着帮帮王二蛋,但想到如果让王二蛋知道他的婆娘偷的人是村长的话,以王二蛋那副怂样,他是不可能直接与村长斗的!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我的嫂子刘寡妇一份大礼呢!

站在月光下,侧耳听听后面的动静,这时候隐隐约约传来孙桂香的声音:“老汪,那臭小子呢?去哪儿了?你没把他留住?”

“怎么留?”老汪在那里悄然叹息,“难不成你让我追上去杀了他?”

“你说啥呢?”孙桂香悄声说,“我的意思是,咱们给他弄点好处,封封他的嘴!如果就这样走了,万一那小子嘴不严,到时说了出去......

“别担心,他不会说出去!”老汪闷闷地说,“总感觉这事不那么简单!按理说刘铁柱这小子刚才还在我的家里,怎么突然就跑到你家来了?而且手上还带着手机?他这是干什么?这是有备而来啊!这里面一定是受到什么人的指使!”

孙桂香连忙问:“你说的是王二蛋?刘铁柱是王二蛋叫来的?”

“有这个可能。”老汪说。

“天啦!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孙桂香吓得在那里直哆嗦。

“别怕!有我呢!这事我来想办法摆平!”老汪对孙桂香打包票说,“就算将来你男人知道了这事,以王二蛋那个怂包模样,他能怎么的?他还想不想在桃花沟里混了?”

“那是,谅他也不敢!”孙桂香说,“谁不知道你汪村长本事大着呢!不然,老娘怎么会白白送给你?”

“嘿嘿,这事咱们不去管了,现在进屋去!”

“啊,你还要啊?”

“他姥姥的,刘铁柱这小子还真会选时间,刚才在最关健的时候坏了老子的兴致,这会儿又来啦!走,咱们继续去......

老汪和孙桂香继续回屋去了,我站在月光下愣愣的,心里还他娘的躁得厉害。

算了吧,让他们继续风流快活去。

灰溜溜地回到家里,月光清凉如水,偌大一个院子安安静静的。可是我推开自己的房门,一股深深的失落便浮上心来。

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

第一次我深深体味到,这男人一当离开了女人,那可真是凄凉!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重复着老汪和孙桂香的镜头,自己却无法实施,这悲催的感觉,真是要人命。

刘寡妇回娘家了,要明天中午的时候才会回来......

我傻傻地瞪着眼,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大概是到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尿意胀醒,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奔到洗手间。

洗手间就设在厨房的隔壁,我推开门走进去,看到洗手间里整整齐齐,四面墙壁被擦得十分干净,心里便模糊地浮起一股温馨的感觉。心想,一个家庭,还是得有个女人,否则,这洗手间不可能会弄得如此干净卫生。

当我舒舒服服地方便完,眼光随便一扫,接着就落在洗手间里的晾衣架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原因,此时我的眼睛竟然像显微镜一样,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只随便一眼,就看到模糊的黑暗中那晾在衣架上的一条小裤裤。看得出来,那条小裤裤绣着小花边,是嫂子刘寡妇平时爱穿的那条。

我嘴里嘟哝了一句,好奇地走过去,伸手就把那条小裤裤取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同时忍不住在上面摸了一下,发现这条小裤裤上面留有淡淡的香皂的香味,心里便忍不住一阵激荡!

这种偷看女人的小裤裤,以前我也发生过,但从来没有这次让我产生一种兴奋的心情!也许是因为捉到村长与孙桂香的奸情,一想起村长老汪在孙桂香身上的那些火辣的动作,我的心里,便像火烧一般。

就在我心里的欲望慢慢腾升的时候,这时一阵脚步声急促地传来,我一听,正是往洗手间的方向而来!

不会吧,刘寡妇不是回娘家去了吗?这个时候,她怎么会突然出现?我心里的火焰立即便冷下去了大半,要把小裤裤退回原处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而洗手间里的门,偏偏上面的锁是坏的!要是刘寡妇这个时候闯进来,看到此情此景,一定会破口大骂的!

我的念头刚刚一起,脚步声就已经到了门外。

我正要用肩膀抵住洗手间的门时,还没来得及,刘寡妇就捂着自己的肚子把门撞开了直接踏进来,这一下正好与我撞了个满怀。

小小的洗手间里,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一般。

 


撞个满怀,守寡嫂子会对我破口大骂还是暗香袭来?

夜黑风高,我该夺路而逃,还是对她发泄欲火?

荒村野性,健壮青年又能摘下多少山里的红杏?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想看高潮情节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