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四房播客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meizuspain.com。四房播客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第1章,掠夺他初吻一对带着余温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子。软软的手臂一收,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下去!她以灵

为什么99%年轻貌美的小三都打败不了原配?

第1章,掠夺他初吻

一对带着余温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子。

软软的手臂一收,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下去!

她以灵巧的舌奋力撬开他的嘴,一口新鲜的空气就这样输进他的嘴里,带着少女才有的香软清甜。

男人循着本能反吸过她的檀口,用力、般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一切!

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娇躯,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用力禁锢.

大手沿着她腰上曼妙的线条一路用力,最终握向她胸口的方向.

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无情地掠夺二人的理智。

缠绵的长吻后,他很努力地睁开眼。

迎着光的方向,只那一眼,他便永远地记住了她。

记住她被自己吻过后红肿到不像话的唇,还有她被自己摸过的妖精般凹凸有致的身子。

——我是美少女救四少的分割线——

“四少,查清楚了。半年前在青城救了你的小姑娘,原来是慕家的独生女。”

卓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过身,将手里的一叠资料与照片递给了后车座上的男人。

并不知自己打断了男人贪恋的回忆,卓希继续报道:“慕家迁来M市已经两年了,可是老家却是在青城的。去年年底慕小姐回乡省亲,刚好遇上了您的那件事。”

后车座上的人不语。

一双漆黑的瞳盯紧了照片里的小姑娘,一张张看过去,再一张张看回来。

气氛紧绷,卓希额角有些汗。不自然地瞪了眼驾驶座上的大哥卓然,似在寻求帮助。

卓然小心翼翼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车座上男人的表情,这才试探着开口道:“四少,上次您是被大少二少联合陷害掉进了水库里,慕小姐意外遇上,将您从水里救了上来,那也是情况紧急才会给您做的人工呼吸,那绝对不是轻薄您的意思。再说,人家小姑娘把您一个大男人从水里捞出来,真的不容易您.就不能放过她吗?”

世人皆知,江东首富凌家共有四少,个个玉树临风、卓尔不凡。偏偏这第四少脾气阴晴不定,生人不近,而且洁癖惧水,最难伺候!

卓然跟卓希是自小就跟在四少身边的,他们自然知道,上次那个小姑娘给四少做人工呼吸的同时,也夺去了四少的初吻。

私下里,他们也在猜测,这半年来四少坚持要找到她,为的就是找她算账!

“四少,慕家来M市时间虽然短,但是目前地位可不低,慕小姐又是慕家独生女,你若是找人家算账的话,只怕.”

卓希话说了一半骤然止住。

只因后车座上的男人突兀地抬起下巴,一双黑瞳凝重又带着探究地、看怪物一般看着他,开口了:“谁说我要找她算账了?”

卓然惊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卓希也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上一次四少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

太久,久到记不清了!

面对手下的惊讶,凌冽微微眯起眸子,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危险的讯号,却换来卓希不怕死地追问了一句:“那您找她.为什么?”

凌冽心情颇好地弯了弯嘴角,合上了手里的照片收好,两眼望向了窗外。

倾盆大雨浇灌而下,即便是盛夏的下午,天色也是一片黯淡,水雾弥漫,透过深色的车窗瞧向外面,能见度也不高。

“不知道。”

凌冽又吐出三个字。

卓家兄弟又是一惊。

卓然猛地打了个方向,又紧急踩住了刹车!

循着惯性,车上三人的身子均用力向前方冲了过去,索性他们都系了安全带,凌冽的额头撞上了驾驶座的真皮座椅,也没有撞破。

“四少!”

回过神来的卓希心中一跳,一边埋怨哥哥一边解开安全带要去后面看看情况:“你怎么开的车,明知道下雨还不开慢点!”

“我”卓然自己也吓白了脸,道:“有人撞上来了!”

“这是绕城高速,谁能撞上来?!”

“真的有人,我骗你做什么,差点就撞上她了!”

“四少,您没事吧?”

兄弟俩正在努力收拾残局,一道细小的白色身影忽然从卓希身后钻了过来,迅速溜进了车里!

那敏捷灵动的姿态,就像是事先演练过千百回一样!

一道道水渍顺着她的身子滴落下来,弄湿了车座跟脚垫,她还爬到了凌冽的身边半蜷缩着身子,半颤抖地开口道:“快快开车!快点!”

卓然从后视镜看过去——

后车座上冻的发抖的一团,正穿着白色的长连衣裙,衣服跟黑色的长发都被雨水浸湿了,黏腻地服帖在她的身上,她的身材很不错,至少作为女人来说有值得让她骄傲的资本。她整个人不断往下滴着水珠,苍白着半张脸,不大看得清她的表情。

不过,那完美无缺的侧面,那高高挺起的鼻梁,还有弧线优美的下巴都说明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

她手里有一只小包包,正被她很紧张又很戒备地紧紧攥在胸前。

不论从她刚才开口的声色上判断,还是从她稚气粉嫩的肤质上判断,她都是个不超过十八岁的小丫头,看起来还挺可怜的小丫头。

这样的大雨.

这样的高速.

这样不要命地拦车

好奇怪的小姑娘!

卓希嘴角扯了扯,他打开后车座的车门,是为了检查四少有没有受伤,可不是给他人行方便的。

更何况,四少的车,是阿猫阿狗想坐就能坐的吗?

在四少发火之前,卓希拧起眉头就拎住了小丫头的后衣领,准备将她丢出去!

这个忽然冲出来害他们差点出车祸的罪魁祸首!

“别!先生,后面有人追我,麻烦你,把我载到城外就好!”

说着,她从小背包里摸出一百一百的票子,递给卓希:“从市区打车走绕城高速,去到城外也就是一百多块,我给你一千,怎么样?”

卓希愣住。

先是因为她怪异的路数,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眼熟?

一个答案正要呼之欲出,卓希张大了嘴巴又看向了凌冽:“四少,她、她慕.”

第2章,逃婚,冤家路窄

没等卓希把话说完,小丫头已经三两脚把卓希从车门口踢了出去,白皙的小爪子一拉,后车座的门被关上!

她扭头回来眼巴巴盯着身边的男人,讨好道:“你是他主子吧?我知道你不是缺钱的人,但是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给你两千,你让司机快点开车,到了城外我就下车,是生是死绝对不会连累你!”

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车厘子一般殷红的小唇,还有稚气的小脸白皙如雪,满满的胶原蛋白。

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瞧着被踢下去的卓希又拉开了车门,不着痕迹地给了个眼神。

卓希原本想要说什么,却又会意地闭了嘴,乖乖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卓然也会意地将车重新开到了主干道上。

凌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条浴巾,递给她。

她道了谢,接过,毫不客气地擦了起来。凌冽没再理会她,执起钢笔利索地写下一个字,递到了前面:“慢。”

车速一下子变缓,车厢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没有人看见,凌冽的嘴角似乎又弯了弯。

“我靠!”卓然忽然出声,瞧着擦肩而过的车队,惊讶道:“一连发出十几辆一样的车子出来,这是要组车队吗?”

卓希定睛一瞧:“慕家的车!我认得其中几辆的车牌!”

后车座上的小丫头身子缩了又缩,惊觉到身侧有两道犀利的眸光望向自己,没发现这是凌冽的试探,而像是单纯地被吓住,乖乖自己交代着:“你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是逃婚出来的,我家人逼我嫁人,我不想嫁。”

瞧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家伙,凌冽对她的话有些不信。

他重新打开手里的资料,背着她又看了一眼:慕天星,十八岁。

依着慕家如今的地位,自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又怎会在女儿年纪这么小的时候让其结婚?

她还是独生女啊,自然是从小捧在手心里宠大的,逼她嫁给不愿嫁的男人,可能性更小。

“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

凌冽冷冷开口,再次望向她的眼神也是冷冷的,似有要把她从车里丢下去的意思。

慕天星心中警铃大作,誓死捍卫着车门,精致到不像话的小脸满是坚定:“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父母为了商业利益,硬是逼着我嫁给凌家的四少爷!”

凌冽:“.”

慕天星:“我才十八岁啊,可是那位四少已经二十六岁了,都那么老了,还要老牛吃嫩草!”

凌冽:“.”

慕天星:“你也一定听说过,四少为人怪异的很,脾气阴晴不定,家里那么有钱,二十六岁还不恋爱结婚,搞不好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没准,他的生理也有问题呢,那我嫁过去,每天受气提心吊胆不说,还要守活寡!”

凌冽:“.”

慕天星:“我死也不要嫁给这种男人!”

凌冽:“.”

卓然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瞥了眼凌冽的表情,只这一眼,就有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他匆忙错开了眼,忍不住将车里的暖气又加大了些。

卓希捏着袖子悄悄擦着汗,这慕小姐该不会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对付他家四少的吧?

之前在青城救了四少一命,现在又把四少损成了这样。

她到底知不知道、记不记得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忽然想起今日凌老爷子一再叮嘱,非要四少回凌家大宅一趟,还说有要事。莫非,这要事就是指四少跟慕家小姐的婚事?

“四”卓希刚要开口,却被凌冽一个眼神制止。

他想要说的,凌冽早已经猜到了。

深不见底的眼眸幽幽地望着慕天星,凌冽面无表情道:“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凌家的那位四少,十七岁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双腿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慕天星愣愣地看着他,傻傻开口:“你在跟我解释他至今单身的原因?”

凌家四少爷双腿瘫痪,还是个哑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整个江东一带凌家独大,凌老爷子又特别护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若还想要在江东混下去,就很忌讳说凌家四少爷有残疾的事情。

毕竟祸从口出、人心险恶,哪怕只是随口一提,没准落在别有居心的人那里再添油加醋转述一番,迎来的只会是凌家的厌怒与不可预知的灾难。

而眼前这个男人,猜到了她是慕家的女儿,还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凌家的忌讳,这不由让慕天星心中一怔。

凌冽又盯着她瞧了一会儿,补充道:“他还是个哑巴。”

慕天星:“你胆子真大!”

凌冽不置可否地回应:“你胆子也不小。”

她反驳:“我可没提过凌家忌讳的事情!”

“呵呵。”

他浅笑,她是没提,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却敢逃婚,敢独自跑到下着倾盆大雨的高速公路上,敢随随便便就上了一辆陌生的车,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本尊!

小胆儿,挺肥的!

车子驶下高速出口,卓然将车停在路边.

卓希递给小丫头一把黑色的大伞,凌冽也给了她一张白净的便利签,上面写着的,是他的手机号码:“你一个小姑娘逃婚在外,勇气可嘉,车钱先欠着吧,回头安顿下来了,再还我。”

慕天星原本数了两千块放在后车座上,听他这么一提,犹豫着接过了雨伞,清亮的眸子从凌冽的脸上再到便利签上来回流转着.

最后,她在他指尖抽走了那张便利签,也拿回了钱,下车,走人。

车子很快从她身侧驶过,还溅起了一道道水花洒在她湿漉漉的裙摆上。

凌冽坐在原来的位置,一手半撑着额头,一手懒洋洋地在便利签上写下什么,递到了前面。

查?

卓希见到便利签上的这个字,愣了一下:“四少,您是怀疑慕小姐今天接近您是别有用心?”

卓然也道:“会不会半年前青城的那件事,她就已经是个饵了?”

凌冽没有说话。

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更不会相信太多太过巧合。

至于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只要等着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了。

他让卓希去查,不过是想要知道,如果她真的有问题,那么藏在她背后的人是谁?

第3章,全世界都在嘲笑他

凌家大宅坐落在M市东郊的一座山顶。

正值夏季,车延环山公路盘旋而上,入目之处满是一片翠绿葱茏。大雨过后的空气清新至极,微微放下车窗,已经可以听见清脆的蝉鸣。

凌冽是凌家四公子中唯一一个外居的孩子。

他的三位哥哥至今都随着凌家的长辈们一起住在凌家大宅里.

只因凌老爷子疼惜小儿子的残疾,不忍他市里市外来回奔波,才会在市里给他买下了一座漂亮的宅子,美其名曰让他安心休养,实则就是已经弃了他做凌家接班人的意思。

凌冽深深懂得这一点,也不戳破,甚至他更乐意与那一宅子的豺狼虎豹分开居住。

事实上,自从凌冽十七岁起搬离了凌家大宅之后,他的生活还真是安宁了不少。

薄薄的卡片一扫,精致的电子门应声而开,卓然将车缓缓驶入凌家大宅。

将近一年没有回来过,这座宅子还是如过去一样,即便是立于山顶,看似阳光普照,却也透着令人压抑的厚重感,与院门外钟灵毓秀的景致、还有清新怡爽的空气完全不搭。

车子越过了园子内的停车场,直接在别墅门前停下,这是凌冽才能够拥有的特权。

卓希从后备箱里取出轮椅,于后车座的门口处打开.

管家过来接走了卓然手里的车钥匙,卓然走过来跟卓希一起小心翼翼地将凌冽从车里搀扶出来、安稳地放置在轮椅上。

大雨过后,山顶的天边挂起了一弯绚烂的彩虹.

卓希推着凌冽缓缓走向别墅大门,那一幕映衬在阳光里,凌冽身下那抹银色宛若耀眼的战车,竟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璀璨。

然,轮椅刚刚转过门口处有墙壁般高大的水族箱,凌冽甚至还没看清里面海龟的正脸,几道戏谑悠扬的声音已经越过玄关传了过来——

“小四!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还是咱爸有号召力,几个电话一追就把小四追回来了。”

“这也不能怪他,他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生活全要靠着卓然跟卓希俩料理,回来一趟不容易,大哥二哥,你们就别苛责他了,毕竟咱们好手好脚还能说话,小四那样的,是咱们不能感同身受的。”

“哈哈哈!”

“老三说的是!”

卓希的脸色很不好看,与身体健全的其他三位少爷相比,凌冽无疑是遭受凌家歧视的。从少爷们平日里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叫别人都是:老大、老二、老三,轮到凌冽就成了:小四。

对此,凌冽却是表情淡淡。

轮椅绕过玄关处,凌冽的身影完全落入大厅中央几人的视线中之后,卓希彬彬有礼地微微低首:“大少,二少,三少!”

沙发上三人还未来及有反应,视线已经被侧边电梯里出来的老爷子所吸引了过去,竟不约而同道:“爸爸!”

一袭橘红色的娇美身影,一半依偎一半搀扶着这位凌家的大家长凌元缓缓靠近。

她便是凌元的第四任妻子曾倩。

凌家大少跟二少,乃是凌元的原配妻子所出.

后来凌元迎了二太太进门,大太太年仅四十岁便郁郁而终.

二太太进门后一直无名无分,直到生下三少才被凌元承认了身份,领取了结婚证,还大摆了婚宴。

而凌冽的母亲,是凌元在瑞士的时候邂逅到的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

凌元一直隐瞒自己已婚的事情,苦苦赖在瑞士追求佳人两年时光,待佳人怀有身孕后,才将其带回国来。

凌冽的母亲发现被骗的时候,执意离去,而凌元也下定决心要跟二太太离婚。

上一代人的爱恨纠葛,错综复杂,女人之间的争斗也使得几位少爷们彼此戒备隔阂,而缘由种种,皆源自于凌元的多情与薄情。

而今凌元已经老了,折腾不动了,前面三位太太全都早逝,这才又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妻子曾倩,终日陪伴在自己身边。

问问这四位少爷,对于凌元,他们心中哪儿有不恨的?

可生长在大家族里,懂得审时度势跟权衡利弊,是他们生存的基本。

“小四回来啦?”凌元微微一笑,示意曾倩将自己扶去沙发前就坐。

老大立即奉上老爷子最爱喝的云雾嫩茗,老二拿了个软软的靠背垫在老爷子身后,老三亲自为老爷子点上了一根雪茄。

凌冽依旧坐在他的轮椅上,表情淡淡。

卓希将钢笔跟手巴掌大的小本子塞进了凌冽的手心里,便安静地退在一边。

老爷子的眼神在凌冽的脸上扫过好几瞬,问:“近来身体如何了?”

凌冽拿起纸笔,回了一个字:“故。”

就是说,一切如故,还是老样子。

凌元似乎厌恶极了小儿子这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态度.

这些年,不论他们之间交谈什么话题,凌冽对他写下的,永远只有一个字。

他知道,儿子这是因为当年三太太的事情耿耿于怀着。

不过,也正是小儿子身上这份难得的骨气,让他在老爷子心里跟其他只会趋炎附势的儿子们区别开来了。

可惜的是,这样有骨气的儿子,却是个残废!

凌元不再看他,目光在几个儿子身上一扫,徐声道:“星灿纺织的慕家,有个独生女今年十八岁,你们谁娶?”

短暂静默,众人各怀心思。

老三终是打破沉默道:“大哥孩子都上中学了,家庭和睦的,显然不合适。二哥虽说刚离婚,但是年纪比起慕家的闺女大了十来岁,显然也是不合适的。我虽说三十出头了,但是一直单着呢,爸,我看,这烫手的山芋还是我来接着吧!只要这门姻亲能给家里带来利益,娶谁我都无所谓,从小受家里的恩惠庇佑长大,也是我回报家里的时候了。”

老大不屑地白了老三一眼。

老二扑哧一笑,道:“咱爸这次把小四叫回来了,显然,小四也是在咱爸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老三蹙眉:“不会吧?人家慕家的独生女,那是掌上明珠般的宝贝着的,岂能舍得嫁给一个残废?”

第4章,娶就一个字

“混账!”

老爷子手里的茶杯盖子,就这样朝着老三砸了过去,老三机敏地一躲,茶杯盖碎落在地上,缺了一个小角。

老大跟老二憋着笑,他们自然清楚,凌冽再不好、再是残废,那也是老爷子最心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所以这么多年了,凌冽的残缺一直是凌家的忌讳,谁也说不得!

可是说不得又怎样?

残废就是残废,穿了龙袍也成不了太子!

“爸爸,对不起,我一时.”老三想要解释,却遭遇了老爷子一记狠狠的冷眼,再不敢多嘴。

曾倩一看气氛不对,忽而娇媚地笑了笑,凑进老爷子怀里撒起娇来:“老公,你看你,把老三吓得话都说不周全了。我可是听说了,今天一早您在办公室里跟慕先生见面的时候,是有意想要帮着咱们小四找一门好亲事的,是不是?”

众人闻言一愣,短暂惊讶过后却也很快释然了。

这些年,虽说凌冽搬出凌家自立门户了,可是老爷子有什么最好的东西全都是先往凌冽市区的宅子里送去的.

老爷子还美其名曰:“小四受过的苦比谁都多,在物质上弥补他一下,也是应该的。”

余下的儿子们心里本存着嫉妒,却又想到凌冽已经这个样子了,就是弃子,将来争夺继承人的时候,自然没他的份.

因此老爷子现在赏他什么,都不过是暂时的,他们这也就心理平衡了些。

老爷子眸光闪了闪,原本的怒意在小娇妻的撒娇下渐渐平复。

他执过曾倩的小手放在他略显枯槁的掌心中细细把玩着,看似漫不经心,眼神却直直盯着凌冽,道:“小四,你怎么想?”

凌冽的表情极淡,心里却很明白,老爷子明着是替他着想,怕他身有残疾将来找不到好媳妇,其实说白了,老爷子是放弃了他继承家主,却还要牺牲他的婚姻给凌家谋利。

想起半年前青城水库大坝上那突如其来的一吻。

想起刚才绕城高速上那一汪清亮明丽的眸光。

想起那被雨水浸湿的一团白色的小身影。

他开始陷入沉思。

老大见他不语,意味深长地开口道:“想来小四也是怕害了人家姑娘的。”

也不知道老爷子用了什么方法让人家把才十八岁独生女的婚姻拿出来做砝码,更不知道老爷子到底会从这段商业联姻里获取多少利益.

但是,这两年慕家在M市的崛起之迅速,却是整个商圈有目共睹的。

所以,娶慕家的小丫头,这哪里是烫手的山芋?

这分明帮着家族获取了利益、赢得了老爷子的欢心与另眼相看、还给自己赢得了一个实力雄厚的贤内助!

老二敛了下长睫,微微一笑看着老爷子,道:“爸爸,我就是因为离过一次婚,所以对待婚姻才会更加郑重。听说现在的女孩子都挺喜欢有经历的男人,这叫大叔配萝莉.”

“噗!”老三扑哧一笑,打断老二的话,道:“大叔配萝莉,也有个限度吧?二哥你这年纪跟慕家小姐放在一起,人家还以为她是你年少轻狂十几岁的时候不负责任生下的私生女!”

“呵,不嫁我难不成嫁给你?你是单身没错,可是人家慕家不是睁眼瞎,就你成天在报刊杂志上露脸的曝光度,昨天搂着名模,今天又换了女明星,人家会放心把唯一的女儿嫁给你才怪!”

“你老牛吃嫩草,也不怕噎着你!我一旦结婚,那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你这话唬谁呢,你当我是你外面那些没有大脑的女人吗?”

“够了!”老爷子皱着眉头低斥了一句,大厅里瞬间安静了起来,他柔了柔目光看着凌冽,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小四,你看呢?”

凌冽闭了闭眼,经过刚才一番思量,他已然明白了老爷子执意自己娶慕天星的原因:就因为他是个残废,所以即便是他娶了一个家底丰厚的妻子,也不具备威胁老爷子一家之主地位的资格。

但是换了别的儿子娶慕天星,结果就未必在老爷子的掌控之中了。

就好像老大妻子的娘家只是普通的教师之家;老二的妻子是商业联姻,娘家实力不俗,老爷子却在得了好处后不择手段地促成老二的婚姻破裂,使老二失去了翻天的资本;老三风流成性绯闻不断,老爷子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管不问。

老爷子这个人,实在是太看重权势,也疑心太重!

一个对亲生子都如此戒备防范的男人,凭什么得到儿子的关爱与敬仰?

至少凌冽不会。

凌冽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众人都在等着凌冽的回答,老大不疾不徐地来了一句:“人啊,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有些高山,不是你想攀就能攀得起的。”

言外之意,是要凌冽认清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重,别自不量力。

老三闻言,难得没有跟老大对着干,反而低低地笑出声来,眼中满是嘲讽。

就在这时,凌冽缓缓睁开了眼,手里握着的钢笔终是在白净的纸上婆娑了起来。

利索地撕下那一页,凌冽朝着卓希挥了挥手。

卓希会意上前,就这样推着凌冽离开了凌家大宅。

整个过程里,凌冽没有再去看谁一眼。

而在他转身的一刻,几颗脑袋全都凑上前去,细细瞧着他留在茶几上的那张纸。

那上面,依旧只有一个字——娶。

“娶?!”老三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道:“他竟然说他娶?他也不想想,他凭什么?!”

老爷子却是呵呵地笑了出来,显然心情不错。

在曾倩地搀扶下,他缓缓起身,对着曾倩认真嘱咐道:“随我去藏室里挑几样东西,回头给慕家送过去下聘。那丫头还在念大学,就这周六吧,邀她来家里吃个饭,我把小四也叫来,让他们增进一下感情。”

曾倩笑着点头:“藏品我可不懂挑,我倒是可以去珠宝店给慕小姐准备几套珠宝下聘用。刚好我昨天就约了慕太太一起打牌的,约慕小姐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下一章

▽▽▽